导航菜单

老人太讲究

  昨天下午,有一个顾客打电话给我,说要缝一床被套。

  我只好关了电脑,去摆摊了。

纹的,她看不惯,所以把整个被套全拆了。

  她的六十多岁女儿无奈的陪着她。我在这母女俩的指挥下“施工操作”。

纹方向,就不得不就着她的意思,裁剪成一个个小方格,再一点点接起来,这个要在这里,那个要这个位置,这个折边,那里翻过来,这边还差一小块……

  昨天折腾一下午,最后因为少了一小块布,被套没有完工。

  今天一大早,这母女带着一小块别的花布来了,摊位里还有一群热心人帮忙,可是这被套越做越不像被套了,不是这边长一截,就是那头短了一点,皱巴巴的扯不直。

  急死人了。她们急,我也急,旁边的人看着也急。

  快到十二点了,那母女把不像被套的被套,留下来回家了,全权委托我独立自主进行,随便什么时候做好都行。

  我是一个急性子,不喜欢拖拉。

  我一个人把半成品被套打开,这边拆开,用别针别住,那边量量再缝一起,一番修整,一个完整的被套成功了。

  忙了两个半天,挣了五元钱。旁边的摊主说,最少要收十元钱。可是我开不了口。毕竟是老人,这个被套拿回家后,这个老婆婆盖不盖,还是两说,她一“讲究”起来,又拆了也不一定的。

  我突然发现摆摊赚钱并不比写作高。要不是我昨天已经交了一个月的摊位费,我可能今天下午就不干这一行了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